lin_julian

Sherlock&Hansel&magic 16-睡美人

依旧是活在别人对话里的大侦探。。。对大侦探有点胆怯。。。


       “Holmes!”伴随一声长啸,猎人一下子从床上弹起。随即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喝下妹妹递到嘴边的蜂蜜水,他晃了晃脑袋问道,“我睡了多久?”

       医生扫了眼怀表后阖上:“8小时又15分钟,你再不醒来,我们就要准备给你注射葡萄糖和你的降糖针剂了。”

       “这么短!我觉得我在梦里都两三天了。”纵使猎人常年接触妖魔鬼怪,这样深入梦境还是第一次——大侦探的脑子里原来是这样的啊——想着他望向正在床另一侧安睡的大侦探。“奇怪……他怎么还没醒呢……”居然连个姿势都没变过。

       “他还是老样子,有吞咽反射,对外界刺激无反应。”医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可是我在梦里已经打败他了啊,他怎么还被梦妖困着呢?”猎人疑惑地弯腰抱胸,探头紧盯着依旧沉睡的侦探。

       “也许,也许……”医生也想不出什么也许。

       “也许我们该先吃个饭,我都八个小时没吃饭了,在梦里都两天没吃了!”猎人一手勾着妹妹一手勾着医生,向房门走去。

       医生迟疑地望着猎人。“可是太晚了,饭店关门了,Husdon太太也睡了。”打扰房东太太可是要被加收房租的,虽然有Holmes在他们已经在天天加了。

       “才晚上十点,正是西班牙人的晚餐开始时间,希腊人也才刚开动,哪里晚了。酒吧总还开着吧,走吧走吧。”横扫欧陆,见识过各类大小魔怪的猎人Hansel倾情为您解说欧洲各地的迥异民风,边说边拿起两人的衣服把他们往外赶,他现在真的真的很饿。

==========================================

 

       不过两扎啤酒下肚后就恢复了八成功力,人也来精神了——

       “那女妖被我们抓住以后,见打不过我们,就从身体里释放出许许多多的毒虫毒蛇,一起向我涌来,爬得我满头满脸都是虫!”猎人声情并茂的向吧台前皮肤黝黑的吉普赛姑娘讲述着他们抓捕桥姬的故事,手舞足蹈的样子逗得姑娘笑得前仰后合。

       “然后呢?”姑娘深色的大眼睛紧盯着猎人,兴奋的双手握拳,突然她向身后的吧台一靠,食指轻点上唇,俏皮一笑,“让我猜猜。”

       “然后……”不止怎么的,姑娘的动作让猎人想起了侦探,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想起他也很喜欢听他的抓鬼故事,现在他却静静躺在床上,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这样开怀大笑,“然后我们又接了个新案子,抱歉亲爱的下次再接着聊。”说着拿起两扎啤酒冲姑娘点了点头坐回他们自己的桌子前。

女猎人奇怪的看了两眼哥哥,接过啤酒又重新将注意力放回他们的案子上。

       “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是,如果你在梦里晕过去,那你会直接醒过来;”女猎人猛灌了一口啤酒,“但是如果在梦里被杀死,你的大脑会以为你已经死了,器官极剧衰竭而死。简单来讲,就是吓死了。”

       “我在战场上见过肝胆破裂而死的人,死状可说是非常凄惨了。”医生以亲身经历力证被活活吓死的可怕之处。

       猎人嚼着炸鱼薯条,一脸的无所谓。“还好我准备了返魂香,如果我死了的话,还能补救一下。不然堂堂女巫猎人被吓死了,传出去可太不好听了。”说着好像听到什么非常好笑的事,自己“吭哧吭哧”不能自已的笑了起来。

       “不过就算没人知道,就算能抢救过来,这也改变不了你死过一次的本质啊。”医生呡一口酒,没多想便顺嘴一回。

       “医生你这样实诚会找不到女朋友的!”猎人将啤酒杯往桌上一磕,不满的控诉道。

       酒吧昏黄的马灯照不清医生的脸,可一向勇敢甚至可以说冲动的好医生,晶亮的眼睛在半明半昧中,闪过坐在自己对面的女猎人,随即飞速转开。

       更奇怪的是连女猎人也极不自然的低头咳嗽了两声,没有像往常一样跟哥哥互呛。

       猎人目瞪口呆的来回扫视着两人,老天爷!他只是多睡了八小时而已,怎么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世纪??

       “你们……”没等猎人说完,他的脚就被妹妹重重踩了下。

       女猎人清清嗓子,强行将话题拉回正轨,她双手向桌面上一撑,眉头微蹙道:“Hansel先生,实际上现在已经没人知道返魂香的功效怎么样了,实在太久远了,剩下的只是传说而已。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还是不要用到它为好。”

       “遵命,我的女王大人。”猎人冲妹妹眨了眨眼,腿上又挨了一脚后老实的收回小腿,从善如流道,“新情况是即使在梦里杀死了做梦人,也只有我醒过来而已。”

       “这很难解释……不这完全解释不通。”女猎人苦恼的摇了摇头,尝试换个角度寻找突破口,“你在梦里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吗?”

       “哪里都不对劲啊,你是没看见Sherlock那上蹿下跳的样儿啊,拽着根绳子就从屋顶上飘到地上,就差飞天遁地,掌心喷火了。”猎人对于他被扭成花的维京剑追杀这件事可是着实心有余悸。

       “哈哈,我记得我们有一次在码头仓库附近两个抓企图毁灭证据的打手,Sherlock没拽住绳子从二楼直接跳下来,落在楼下的板车上,弹起来摔在路边的马粪堆里,哈哈哈哈。”医生想起侦探的糗样就止不住的乐,随即又有些伤感起来,“哦他一定想这么干很久了,现实里无法实现的事情,只要在梦里,梦妖都能帮他实现,简直是乐不思蜀了啊。”*

       猎人捏着下巴,努力回忆着梦中的场景。“不我倒觉得不是……”一幅幅场景像走马灯一样从眼前飞速闪过,他拼命试图抓住其中某个“不对劲”的地方……“等等,我想起来了!我醒过来前,他对我说‘你可能还得多来几趟’……”他兴奋的一拍桌子,“他潜意识里其实知道自己被困了,只是他自己没法脱身了!”

       “潜意识,是什么?”医生满脸疑问。

       “是一本叫《梦的解析》的烂书里提到的词儿……”猎人的眉头皱在一起,苦思冥想之后憋出一句,“一句两句很难解释清楚啊。”他朝嘴里扔了根薯条又说,“简单来讲,虽然表面上看Holmes已经被梦妖控制了,但他的内心深处还很清醒的,还有救。”

       “我知道那个奥地利医生的奇怪论调,梦的象征意义什么的,你这可真是病急乱投医啊。”女猎人撇了撇嘴,无奈摇头。

       “随便翻翻而已,而且德语的看起来比较快,而且只看了第一章综述。”猎人将头埋进酒杯,遮住脸上莫名漾起的两颊酡红。通常这种名词解释的事情都是交给Gretel的,为什么要他来说这些!猎人内心很暴躁。**

=====================================================

       “我这是在哪儿……”猎人迷迷糊糊的醒来。

       阳光透过玫瑰花窗照射进来,五彩斑斓,闪得刚睡醒的人睁不开眼。屋顶的大小铜钟渐次响起,合奏出一段轻快的曲子。

       猎人一个踉跄,捂着嗡嗡作响的脑袋赶紧睁开双眼,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绑着黑色燕尾服、白色领结和白色手套,天哪他这辈子没穿过这么紧的衣服!中世纪盔甲都没这么紧!他使劲提气才让腰部松弛一些,但是胸口的衬衫感觉更紧了。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他正站在白教堂的中厅内,从廊柱下摆满的鲜花彩球来看,这里正举行一场婚礼。突然所有人一齐站起来,嘿,他还没看清新郎是谁呢!随后所有人又齐齐转身微笑着面向他,他也赶紧照着大家的动作转身,只见他身边的大英红衫军士兵打开了大门,身穿白色长纱的窈窕新娘衬着窗外的万道霞光站在门口。

       红棕色发髻的新娘端庄典雅地向所有来宾缓缓点头致意,猎人突然意识到他正站在新娘父亲的位置!他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他对新娘的身形轮廓是如此熟悉!当然熟悉,从小看到大,一天都没有分开过,他怎么可能不熟悉呢。不管这是不是大侦探希望看见的美梦,这绝对是猎人最不希望看见的噩梦!

       猎人的大脑高速运转着:不不,这不可能,Gretel她还……她刚刚才……哦对,她已经在跟医生眉来眼去了。可这是在Sherlock的梦里啊,他什么时候知道的?!当然了,他是大侦探么,他早就知道了。不不,只不过新娘是Gretel而已,新郎还没看见呢。呵,别自己骗自己了,Sherlock的梦里,新郎不是Watson医生,难道还能是Sherlock自己么!我怎么还没有昏过去好逃离这个场景!

       红衣大兵拍了拍大张着嘴、闭不回去的猎人,示意他挽着新娘进行仪式。如此美丽的新娘,看呆了也很正常不是么。

       被人推了一下的猎人,机械地向前跨出一步,自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只是梦而已,谁知道未来到底会什么样呢。而且Gretel看起来很幸福,哪怕只是看着这样的妹妹,他都无法拒绝她向往的婚礼吧。

       猎人深吸一口气,冲大兵笑了笑,走到妹妹身边,提臂于胸前,感觉妹妹的手轻轻挽住了他的胳膊。他的心头在滴血,就当提前预演一下吧。他带着壮士断腕的心情向牧师走去。

 

TBC

*详见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I》00:50:56

**奥地利的官方语言是德语,格林童话是德国民间童话,所以设定猎人兄妹是德国人,所以看德语比较亲切。


评论(3)
热度(16)

© lin_jul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