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_julian

Sherlock&Hansel&magic 15-睡美人

非常感激到现在还有人关注这篇文,其实我自己都快放弃了。。。 (#~▽~#) 后续想搞个大计划,但是难产一直出不来,先把写出来的放出来吧,后续如何还在空气里飘着呢

=============================================

       腰酸背痛的猎人回到221B将返魂香交给妹妹,草草塞了两个三明治,啥也没说便倒头睡去了。

       “好好休息,才有力气去跟我们侦探梦里的大魔头斗。”猎人说得坚决,理直气壮。

       女猎人和医生毫无反驳的理由,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猎人朝两人歪歪斜斜的敬了个礼,便关上房门去睡了。

       “怎么了你哥哥?”医生莫名其妙的看向女猎人,他觉得猎人有些不太对劲,但是他讲不清楚具体哪里不对。

       “很奇怪,他抓妖以前基本都是在酒吧喝个烂醉度过的,今天居然这么乖……”女猎人摩挲着下巴斟字酌句道,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而且他居然没要我站得离你远一点!”

       “咳咳咳……”医生尴尬的掩住口鼻,向后退了半步。

       “但他是他,我是我,我,我并不是这么想的。”女猎人微微一笑,又走进了小半步,强压下刚才打了个格愣带来的懊恼,转念一想,“他该不会又动什么歪脑筋想引开我们吧。”

       过了一会儿,猎人“强行征用”的卧室房门轻轻翕开一条缝,女猎人和医生把脑袋凑到门缝边,看着里面正呼呼大睡的猎人,又疑惑的轻轻关上房门。

凌晨时分,猎人突然从脑中一片纷繁凌乱的噪声中挣脱出来,睁开双眼,偏头看向窗外。今天是下弦月,从上升高度推断现在是早上三点。看,虽然他的专业理论知识不如妹妹,但经过与女巫们的不断“切磋”,他也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不是么。真不明白女巫们为什么总喜欢拿月亮搞事儿。不过自从发现自己是女巫的孩子以后,猎人发现自己也总喜欢悄悄盯着月亮看,不,不能让妹妹发现他这个多愁善感的习惯。猎人让自己脑袋放空,胡思乱想,就是不想明天的事,更确切的说是今天上午的事,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翻身继续睡。

       吃完早餐,做完柔软体操,又交代一遍返魂香的使用时间,猎人迅速离魂入梦。

黑暗中的雾都伦敦,昏暗的煤气路灯闪烁明灭,呼吸中都裹挟着一股阴冷潮湿、黏附在鼻孔挥之不去的煤烟味。飞驰而过的出租马车伴随车夫的高声吆喝和铜铃声,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一路蹦哒着,溅了一摊泥水在路人的裤腿上,在路人抬头破口大骂前消失在前方的迷雾中,只剩下铜铃声还在耳边回响。本以为这该是Moriarty的天堂,没想到……天才跟疯子果然只有一线之隔。面对211B黑洞洞的窗口,猎人长叹口气低头转身准备离开,后脑勺却突然被狠狠砸中,他眼冒金星躺倒在地的时候,听见侦探的声音——总算抓到你了……他挪了挪手指便昏死过去了。

       当猎人再度醒转过来的时候,后脑勺还在隐隐作痛,看着侦探家熟悉的天花板,闻着熟悉的烟草味中混杂不知名的试剂味,身下正是入梦前自己躺着的铜铸四柱大床。他感叹到底哪个不长眼的把他又敲晕了赶回了侦探家,他不满的哼哼了两声,喊道:“Gretel!Gretel!”说着直起身子打算坐起来下床,正在奇怪怎么妹妹不在,却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他的四肢大开,被缆绳分别绑在床柱上,他扭着脖子大喊:“Gretel!出了什么事!”这架势,是要给他驱魔么?这梦妖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趁他睡着,把他也控制了不成?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侦探拿着马鞭折了折,来到床边,“说说你跟Moriarty是什么关系?”马鞭戳着他的脸颊。“老实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猎人惊讶的眨巴着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反应过来,理直气壮道:“我跟Moriarty能有什么关系!”

       “从你令人印象深刻的粗壮胳膊和结实脖子可以看出你是个格斗高手。而从你在我门口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看,你似乎对这幢房子的住户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我就是这幢房子里最引人注目的目标。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久前才刚打了一架,然后你就莫名其妙失踪了,所以我必须在你完成踩点前逮住你。 ”侦探以令人应接不暇的语速地向猎人解释道。

       “这跟Moriarty又有什么关系?”猎人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但听懂侦探的每句话已经占据了他的全副身心,没空想别的了。

       “Moriarty跟伦敦所有的犯罪行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就像只盘踞蛛网中心的大蜘蛛,任何一丝牵动背后都有他的触脚在活动。还有别再拿你无知懵懂的大眼睛放电了,我不吃这套!”马鞭顶着猎人的脸颊,将他的脸推向另一侧。

       “并不是所有的牵动都来自触脚,也有可能来自猎物。”猎人条件反射般反驳道,“而且我压根没有犯罪过,盯梢可不算犯罪!”

       “哈,这么说来你的确在盯梢咯。你刚刚醒过来时念叨的Gretel是谁?你的同伙吗?”

       “什么?不我没有同伙。我说的是'great, great'随便感叹一一下……而已……”猎人头痛的发觉自己真是越辩越糟,他居然忘记否认盯梢跟犯罪的问题了。

       显然侦探也这么认为。“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马鞭一甩,脆亮的声音划破长空跟猎人的皮肉,“虽然我还没在活人身上实验过,不过你放心,我对各种凶器的致伤力度都非常有研究,保你不死。”

       “是的,所以你只是让我保持在昏厥跟致死之间,不然我就又可以消失了。”越挫越勇是猎人的习惯,他挑衅的笑容令侦探虽然没明白他消失的原理,不过又多赏了他一鞭子。

       “真不明白你哪来的自信,但我真的真的不认识Moriarty。”猎人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字一顿的回答道。

       “对问题的生硬重复是典型的撒谎。”侦探摇摇头,“你不但不乖而且很不聪明啊。”又一道长长的血痕留在了猎人的胸口。

       “等我醒过来我一定要拿鞭子,嘶——呼!把你抽得你晚上都睡不着觉。”猎人恶狠狠的自言自语道。

       “我之前一直在新鲜的尸体上进行鞭痕试验,不过果然还是活体试验的效果更明显啊。”说着又是一鞭子,“劝你不要白费力气,绳结也是我的研究项目之一。”

       语毕,侦探满意的审视着自己的审讯成果。只见血淋淋的伤口在猎人的身上纵横交错,红得妖冶,敞露的伤口外翻,在粗重喘息声中起起伏伏。侦探不觉皱了皱眉,撇撇嘴,又戳了戳猎人的脸颊,"你再好好想想!"说着关上门把猎人单独关在了房间里。

       "现在不跑还等什么时候!"刚刚还哼哼着好像昏过去了的猎人突然眼神晶亮,喃喃自语道,"阿拉洞霍开!"手脚间的束缚物便自行松开了,母亲留下的大部头里总算还有一两条管用的咒语,猎人扭了扭手腕,轻手轻脚的翻出窗去滑下屋顶扬长而去。

       赤手空拳肯定打不过在这儿扮“上帝”的侦探,月光下猎人望着远处的教堂白色塔楼,决定从武器方面下手。他竖起衣领,顺脚搭上一部潲水车,在St. Mary Matfelon教堂、俗称白教堂的附近跳下车,从临街翻墙入内。与现实中的白教堂别无二致,同样的菜地,同样的游廊,猎人熟门熟路来到自己的房门口,他在白教堂为破“开膛手”的案子住了很久,侦探也来过,所以他对这儿也有印象。想着他信手推门,却发现大门紧闭,掏了一遍全身的口袋也没有摸到他的钥匙。这房间本是修士进修用的密室,当初猎人为避免有人干扰调查进度,而向教堂要求了这个少人打扰的房间,所以除了沿着走廊一侧的房门,只有光滑的外墙石壁上开启了一扇窄窗,即便是他也没法徒手爬进去。溜门撬锁不是他们兄妹俩的风格,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中,他就直接把这门给踹了,反正这儿的主教也奈何不了他——可惜不是——连这个梦的主人,他们的大侦探都不认识他,更不要说这些连侦探自己都不认识的路人了,万一他被人发现,轻则把他拉到个没人的地方一刀砍了他,让他变成孤魂野鬼,等着妹妹点燃返魂香为他招魂;重则把他关起来,让他在梦境里不知名的角落虚度年华。

       不过少人打扰也有好处,他搞点小动作的话应该没那么快被人发现——以他弓箭手的准头与臂力,拿小石子砸个玻璃窗还不是一砸一个准的事儿。

随后他拆下院子里水井的井绳,一头绑上从厨房找来的刀叉,甩了两下投入窗洞向后一扯卡住,依靠着这根绳子,他手脚并用地爬进了“他的”房间。猎猎狂风吹得他在粗糙的石壁上摇摇晃晃,撞得他鼻青脸肿。不过跟房间里的“丰硕成果”相比,这点小伤简直不值一提。跟他预料的一样,在大侦探的脑中,这间房间还维持着“开膛手”时的样子,到处的书、挂图、笔记,想到那个已经结束的案子,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猎人摩挲着他的祷告文扉页,不自觉微笑起来——所以他得速战速决,赶紧把大侦探从他自己给自己搭的笼子里给捞出来——猎人抚过他心爱的十字弓;拎起他特制的来福枪,将枪管一折,银色月光洒在乌黑的枪管上,折射出森冷寒光;钻入床底拖出他的“百宝箱”,甩了两下维京战斧;最后扛起改装的加特林机枪走出了教堂。

       有了趁手的武器,再跟侦探决斗就轻松多了,侦探的剑舞得再花也不可能躲过机枪的重火力扫射,转眼之间便胜负已分。

       “Holmes!”猎人将枪一扔,朝着倒在血泊中的侦探跑去。

       “Hansel……你真的来了吗,咳咳……”侦探的呼吸很急促,但口中不断涌出的鲜血阻碍了他的呼吸和言语,他欣喜的语气和不自觉一边挑的眉毛让人暂时忽略了他愈发苍白的脸色,让猎人也跟着他笑了笑。

       “对是我,真高兴你又想起我来了”猎人揶揄道,“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一定要……”

       没等猎人说完,侦探紧了紧握在怀里的猎人的手,打断道“不过伙计,你可能,可能,还得……多来几趟。”说完侦探闭上了眼,握着猎人的手松开,轻轻垂下了。周围所有的景物立刻像8月里的冰淇淋一样迅速融化,最后连地面都变得绵软疏松。猎人坠落入地面的裂缝,沉入黑不见底的黑暗中。

TBC

==============================================

其实十字弓才是作者的本命!从日漫《白色猎人》起就很喜欢十字弓(暴露年龄了)

加特林在侦探的时代其实已经诞生了,但被认为是野蛮不人道浪费子弹的东西而束之高阁,专门用来对付殖民地土著,英伦本土基本乏人问津。

咒语是个好东西,无实体又有传承,小哥哥好歹是女巫后代吧,就算是德国女巫,咒语也是拉丁语共通的吧,是吧是吧(自我安慰xD)

鞠躬退场~

评论(2)
热度(18)

© lin_jul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