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_julian

【盾冬】The Day After(全)

夜雪衔枚:

01

 

皮特帕克是按照学校的作息时间醒过来的。六点零五分,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还挺早,但在复仇者大厦可不算。

 

零七分他荡过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的窗户。窗帘已经拉开了,妆容精致的女人正对着镜子补涂最后一次口红,在他呼啸而过的时候抬起眼睛,眉梢挑起,绿莹莹地飞来一记眼刀。住在隔壁的是巴顿,屋里没人,皮特从房顶跃过的时候险些被一支吸盘箭射中脑袋。

 

新战衣棒呆了——他在半空闪避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微妙的气流。皮特不想脱了它,这种超级英雄式的面料简直让人彻夜难眠。他躺在斯塔克家的豪华客房里,几乎没时间去想该怎么跟梅姨解释自己是被谁揍了一顿,又在哪个朋友家对付过一夜。

 

这口锅只能甩给美国队长。他是说,也没什么地方不对不是吗?六点二十皮特和猎鹰在半层楼高的空中碰上面,黑人笑得露出牙齿,一把抓走了他的面罩。

 

晨练结束后大概他会还回来的。皮特倒吊着落在罗杰斯的窗前,窗帘里隐隐约约有走动的人影。

 

小鬼冲推开窗户的美国队长咧了咧嘴:“你来自布鲁克林?”

 

“是啊,我告诉过你。”史蒂夫穿着背心,露出坚实的臂肌,如果他长大了也变成这样蛛丝说不定会挂不住人,“好了,现在去北翼玩。巴基还没醒。”

 

“我会跟梅姨提起你的。”皮特往右荡了一点越过他的肩膀看到还躺着的冬兵,“她是你的超级粉丝。”

 

史蒂夫从下往上揉了揉他的头发:“记得七点下楼吃饭。”

 

02

 

幻视垂着眼皮,思索了一会儿。

 

斯塔克偏好奶油过量的拿铁,这很显然。罗曼诺夫和罗杰斯喝最普通的黑咖啡,巴顿加冰,旺达通常只喝几口,还要兑一半鲜奶。而山姆要求低因的种类,不是为了健康,只是爱刁难或者说逗他玩。幻视每天早晨都为大家泡咖啡,鉴于这是他唯一还算擅长的人类工作。而巴恩斯、提恰拉和皮特帕克喜欢什么口味还不清楚,于是他为前两者做美式,小孩喝巧克力。

 

幻视端着托盘,规规矩矩地走门进餐厅。大家腰酸背痛地围着桌子坐了一圈,剩下的零散靠在吧台上。穿连体衣的小鬼昨天太过兴奋到没睡着觉,黑着眼圈问他要一杯成年人的咖啡,被拒绝后皱起鼻子。

 

“嘿,紫薯人,我会在课上睡着的。”

 

幻视坚持己见,固执地认为幼年人类和咖啡不适配而且没有人类会在教室里放床。皮特帕克发现这家伙最多不超过两岁,只好让步接下儿童饮品(幻视还用奶油给他画了只兔子,噁),一只马克杯滑过来碰到他的手肘。

 

“你干得不错,昨天。”巴恩斯把自己的咖啡推给他,“力气很大。”

 

“你也一样!哦谢谢——顺便你的铁胳膊帅呆了。”

 

巴基不好意思地咧开嘴。

 

“那个,话说,有我的吗?我喝拿铁,或者什么都行。”斯考特嘴里塞着半块三明治问,他把半个身子都探过来,挡住了巴恩斯的笑容和他的早餐。幻视正在收拾空盘,闻言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着他。

 

“我很抱歉……不过你是谁?”

 

03

 

斯塔克没吃完早饭就端着咖啡杯从餐厅溜走了。他正生气——哦他可生气了,娜塔莎明面上帮他说话私底下只当史蒂夫是BFF,新来的提恰拉不仅比他有钱还是个国王。队长为了“他的巴基”拉了一帮朋友跟他打群架的时候,浩克却不知道在哪瞎逛,旺达还用幻视给他的房子开了个直达地心的坑。

 

还有那个怪人(见鬼他叫什么来着),不知怎么就跟其他人混成了一团,擅自跑来他家蹭吃蹭喝。就这样罗斯将军还嫌不够乱,成天只知道有事没事在电话里跟他叨逼叨。

 

拜托,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谁能关爱一下刚失恋的人?脆弱的、多愁善感的、伤春悲秋的、刚失恋的人?

 

托尼·斯塔克悲愤地咬了一口甜甜圈,想用甜食把自己淹没。他故意在生活区溜达了半天,迟迟没下楼把自己锁进实验室。但居然没人追上来,只有幻视在厨房洗碟子,天真无邪的蓝眼睛不理解地看着他在门口乱晃。

 

哦还有他可恨的口音。还有他该死的身高。还有他两岁的情商。还有他胆敢在一个单身人士面前谈恋爱。

 

“再来杯咖啡么,斯塔克先生?”

 

“不许把咖啡渣倒在水槽里。”托尼恶狠狠地龇了龇牙。

 

04

 

威尔逊挺喜欢巴恩斯的。当然嘴上他还是烦他,毕竟这男人是个像铁一样硬邦邦的威胁——大概只要巴基·巴恩斯的名字存在一分钟,山姆就永远挤不上美国队长最忠诚死党的位置,他无比怀念拿到这个称号的那天。

 

等等,说不定还真能。

 

提恰拉扣上头盔、山姆摸到墨镜。小鬼去上学,克林特早有远见地溜走了,只有罗曼诺夫和旺达仍然波澜不惊地看着她们的休闲杂志。最新来的人最倒霉,斯考特缩在制服里,结果还是不幸被戳中眼睛。

 

“去开个房吧,拜托!”蚁人躺在地上痛苦地滚来滚去,“你们明知道自己会被写在历史书里的不是吗?为什么书上从来不告诉我这个?”

 

“你会喜欢他们的。”娜塔莎怜悯地看着他,“不喜欢也会习惯。”

 

山姆想他大概还是挺敏锐的,在华盛顿他就看出这两人有点苗头不对。那时候他觉得巴基和史蒂夫说的完全不一样,中士该是个意气风发的、亲切迷人的小伙子而非动不动就上手扯人翅膀的大混蛋。而现在他仍然觉得巴恩斯的性格跟说好的完全不同,至少他不该一边表现得安静无辜一边跟他打嘴炮,也不该老瞪着眼睛让人觉得欺负他一下就是犯罪,更不该,看在上帝份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能行行好从史蒂夫怀里起来吗?

 

威尔逊知道那个称号是他的了。去他妈的,他一点也不高兴。

 

05

 

我叫提恰拉,我每天从五万多平方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名漂亮的女性护卫队员,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我只希望能像罗杰斯队长那样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振金,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了。为什么屎大颗家的客房这么寒酸……唉。

 

我叫提恰拉,其实除了黑寡妇,我跟这栋楼里所有的人都不熟。但美国人实在太烦了,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要尊称“your highness”,这个人尤甚。不,这是信仰,古老的信仰,不是爱好。我不喜欢猫。我不能跟你女儿约会。是的她确实很可爱但你可以把照片收起来了。问题不在于——听着,我知道她想嫁给王子,但我刚刚继任王位。

 

我叫提恰拉,我为什么要在一个没有像样房间、像样护卫队和像样妙鲜包的地方住下来,难道这就是仇恨的力量吗?巴恩斯真讨厌。他不戴面罩就有耳朵,不露爪子就能挠,不卖萌就有人心甘情愿做铲屎官。好想跟他打一架。不行,要冷静,人不能让仇恨吞噬自己。

 

国王陛下今天的心理活动也很丰富。

 

我叫提恰拉,我决定为了观察再在复仇者大厦呆上一段时间。

 

顺便一提,观察结果的第一条是在这栋大楼里,只要上了点年纪的,都是幼稚鬼。

 

06

 

娜塔莎在电梯里遇上了巴恩斯和史蒂夫。没有任务的日子里,复仇者们通常在早餐后自由行动。当然现在既没了复仇者也不会再有任务,说实话娜塔莎对此还挺满意,她一向想干嘛就干嘛。

 

“小伙子们。”她倚在扶手上懒洋洋的打个招呼,“你知道星期五仍然在监控舆论的对吗?这两天你们不该随便出门。”

 

罗杰斯压了压帽檐:“还行吧。我俩戴帽子就好,山姆还给巴基找了副墨镜。”

 

对一个超级英雄来说这套伪装很够诚意了。于是罗曼诺夫耸了耸肩,忍不住戳破真相:“他只是不想在大厦里看见你们。”

 

史蒂夫大笑起来:“巴基跟山姆挺合得来的。我们打算去超市,他不想老在房间里闷着。”

 

“大楼里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就算没有,给快递老头打个电话就行了。”娜塔莎很不赞同地跟他们一起出电梯,在自己的跑车前停住脚步。

 

而史蒂夫从满车库的豪车里找到了他的甲壳虫:“我翻过冰箱了,这个季节没人吃黑布林。”他掏出钥匙,皱着眉头把钥匙链拨开,“我说水果还是吃应季的好,但他不听。”

 

罗曼诺夫一脸“跟你没话说了”的表情,跑车引擎声作响,冬兵盯着出口的残影半晌一声不吭。

 

“你把我的李子踩烂了。”

 

“不是我踩的,是那些突击队员。”

 

“就是你。”巴基坐进后座,黑着脸用膝盖把驾驶座的椅子往前顶了顶,“不是你也怪你。”

 

07

 

旺达跟巴基坐在拳击台下的垫子上,分吃那袋不到季节的黑布林。两个人有说有笑,完全不顾史蒂夫在台上被山姆盯着完美的牙齿狠揍——威尔逊拿准他会走神走得厉害。

 

“她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什么?”史蒂夫不出所料地转头去看,“哦。巴基一向对女孩子很有办法。他在布鲁克林的时候就有两打女朋——”

 

威尔逊一拳砸在他的左眼上。

 

这一下来得猝不及防,连吃李子的两个人都被罗杰斯倒地的响声吓了一跳。山姆大笑着脱下拳击手套,走过来趴在围绳上冲他们眨了眨眼。“给我也来一个。”他接住旺达隔空扔来的黑布林,史蒂夫从地上翻坐起来,哭笑不得地按住眉骨。

 

“我本来想轻点的。”山姆无辜地咬下一半果肉,“谁叫你笑得那么恶心。”

 

“那是真的!我都说——嗷、”史蒂夫短促地叫了一声痛。冬兵把李子按在他的眼睛上,又凉又冰,罗杰斯差点涌出热泪,“巴基!”

 

“挺甜的。”冬兵递给他,金属手指捏合下的果肉轻轻凹陷。史蒂夫只好咽下大棚水果不健康的说教,把李子重新按回去:“你们在聊什么?”

 

他跟着巴基矮下身子从台上钻出来,旺达笑着张开五指使用治愈魔法。“手账。”红色的光带轻抚上肌肤,迅速抽解了疼痛,“贴纸啦,胶带啦,我们的玩意。”

 

史蒂夫松开捂住眼睛的手,把那颗黑布林叼到嘴里。巴基无视了他询问的视线,一脸严肃地望着远方。

 

“我和巴基都不会画画,所以这还蛮难的,装饰就只能用贴纸。”旺达按住他的脑袋抹平其它伤处,无知无觉地继续说,“他说他收齐了一套你画的,军队时期的那几张是限量呢。连寇森都没有。”

 

08

 

克林特发现幻视在看他。是那种有点防备又忿忿不平、活像是打了架的小鬼害怕地偷看对方家长的眼神。

 

鉴于巴顿有四个孩子并且有两个正处于会把其他小孩按在地上揍的年龄,他对这种视线可是见得多了。校长隔三差五打电话过来,委婉地拜托他把惹祸的小鬼带回去或者至少把他们的弓箭带走,搞得超级英雄如鹰眼不得不开始关注起超市里强效生发剂的特价信息。也许回大厦就能喘口气——克林特是这么想的,但很明显他错了。

 

熊孩子们的熊到哪里都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复仇者联盟里唯一一个做了父亲的人头痛地打开冰箱门。小甜饼整整齐齐地码在架子上,克林特拿下几盒抱在怀里,顺便偷拿了索尔在冰箱囤积的奶昔和托尼洒红蓝白彩糖的甜甜圈。

 

“那是巴恩斯的袋子。”幻视在他把手往新的塑料袋里伸时及时开口。

 

巴顿挑起眉毛,从一堆水果里摸出一袋松饼:“…So?”

 

“你不应该……碰它。”

 

“你也不应该从冰箱里探出半个头跟我说话。”鹰眼抓着还有点凉的松饼,心平气和地咬了一口。

 

“你会后悔的。”幻视的半个脑瓜不无怜悯地遗憾地说。

 

克林特后悔了。他在美国队长的施压下交出了冰箱里、巢里和通风管里的大部分存粮,但仍然从冬兵眼里读出了它们抵不上我一块松饼的羞辱。

 

09

 

索尔的出现从来不是什么好兆头,通常代表着a中庭又要毁灭了b洛基又双叒叕作死了和c大厦又得重修了。a和b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近义项,而c在今天也有很大可能发生——克林特不小心喝光了冰箱里储存的全部巧克力奶昔。

 

“吾友!!!”索尔被大家不约而同从沙发上跳起来抄家伙的问好吓了一跳,后半句话顿时磕巴起来,“呃,近来可好?”

 

克林特的心理阴影二度扩张:“你弟又干啥了?”

 

“洛基死了。”索尔眨眨眼睛,一抹沉重在其中散开,“他什么也干不了。”

 

确定地球安全无虞之后,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不包括提恰拉、巴恩斯和斯考特朗。新人们都迷茫地看着莫名其妙紧张起来的复仇者和突然出现的雷神,索尔也同样迷茫地看回来。

 

“这是谁?”

 

罗杰斯率先从古怪的气氛里挣脱出来,上前握住索尔的手:“新朋友。”他介绍大家认识,才不放心地再确认,“你怎么来了?”

 

“喔。”索尔垂头丧气地说,“简叫海姆达尔告诉我,再不来中庭就分手。但奥丁遣我去亚尔夫海姆,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她就已经换了四任男朋友了。”

 

斯塔克不知为何被取悦地拍了拍他的背:“单身没什么不好,伙计。”

 

“所以你是雷神!”斯考特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握住索尔,“而我在两天里同时握到了美国队长和雷神的手——”他看上去泫然欲泣。

 

“我还有机会见到浩克吗?”蚁人晃着索尔纹丝不动的手转头问。

 

史蒂夫耸耸肩。索尔忽然说:“这个说不准,虽然就在墨西哥,但班纳博士这时候大概不想见任何人。”

 

“墨西哥?”罗曼诺夫不是唯一一个发现不对的人,“你怎么知道他在墨西哥?”

 

“海姆达尔能看见九界所有的人和事。”索尔理所应当的回答。他坐进沙发,和瓦坎达国王点头致意。

 

现在没人觉得哪里不对了。包括想尽一切办法找了冬兵整整两年的罗杰斯。

 

10

 

巴基舔了舔嘴唇。他不擅长长篇大论地争论,只是皱着眉头重复:“我没法相信我的脑子。”

 

“我相信。”史蒂夫打断他的话,把枕头拍松,又往里推了推。

 

冬兵快被四面八方软乎乎的靠枕包围了。他徒劳地伸出一只手,把肚子上的那个拉下来:“史蒂夫。这不是开玩笑,在能清除它们之前我——”

 

“你哪儿都不会去。”史蒂夫把新的枕头糊在他脸上,不容置疑又气鼓鼓的口吻简直叫人哭笑不得。巴基放弃挣扎地七荤八素躺尸在软绵绵暖洋洋的棉花糖里,翻着白眼,打算酝酿酝酿生一次闷气。

 

他已经和提恰拉谈过了,但史蒂夫似乎就是不明白这一切和以前不一样。冷冻只是个将不利降到最低的方法,巴基并不排斥,况且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史蒂夫会在这里过得很好。

 

一边的云彩凹陷下去。

 

“那个布鲁克林来的傻小子,打起架来总把自己挡在前头,我会看着他。”

 

史蒂夫降落到他身边,手臂钻进来,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我们没得谈了,现在睡觉。”

 

end

 

写完啦,夹带了不少私货和ooc,不过每人都有一个小段落~

 

……什么你说蚁人

 

⊙▽⊙诶!!??


评论
热度(756)

© lin_jul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