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_julian

Holmes&Hansel&Magic-8-开膛手

         St Mary Matfelon教堂,伦敦东区一所圣公会教堂,正门的玫瑰窗上斑斓的彩色玻璃,与伫立一侧的高耸钟塔已见证了这里600多年的风霜血雨,经改建在其表面重新粉刷了石灰浆,即使相隔数里也能看见她直插云霄的白色钟楼,而被当地人习惯上称为“白教堂”。不过其内部依旧是保守的罗马式教堂,从半圆形的拱顶天窗射入的阳光斜斜照着寂寥无人的大厅,而将大厅两边的侧廊完全隐藏于阴暗中,脚步声伴着重重回音,敦厚沉重的巨大横梁上夸张繁复的浮雕装饰,肃穆中透着些阴森。穿过走廊来到后庭,可以看见个小小的花坛,种着球生菜、甘蓝菜、花椰菜以及其他绿色植物。

         “大侦探!”天空有某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朝钟楼看!”只见塔尖上有个黑影在招手,随后迅速向下滑动落在教堂中庭屋脊上,阳光太刺眼,眼睛一花就见猎人落到了侦探的眼前。

         “给,查案路过时看到的,顺便进来参观参观。”侦探塞了个纸包给猎人,浓郁的奶香味丝丝缕缕的冒出来,油渍也一点点渗出了纸袋。“咖喱饺,很香的。”

         “没听说过。”猎人一口咬下去,滚烫的汤汁从酥油皮中涌出,“皮都凉了,里面居然还这么烫。”边吃边嘟嘟囔囔着说,鲜香热辣,冲鼻而出,“嗯~~香啊!”一口接一口的乐歪了嘴,几乎顾不上被烫到的舌头,实在顶不住了吐吐舌头,哈两口凉气,又继续将剩下的咖喱饺塞入嘴中。“对了你来查案,是案子有什么新线索吗?”猎人三下五除二将嘴中的肉馅咽下,问道。

         “不,不是我们的连续杀人案,只是白教堂附近的小案子。”

         “什么案子?”

         “一起入室盗窃的主人把上门笔录的警察不由分说赶了出来,非常不合常理的行为,我猜他心里有鬼,就去他们家探探鬼。原来丈夫杀死妻子,将尸体埋在后院中,还特地撒了石灰来加速尸体降解。不过明显黑灯瞎火独自一人的辛苦工作让他遗漏了不少线索,新进翻松的土壤中还零星洒落了一些石灰粉。干活穿的裤子没有了妻子帮忙清洗只能泡在水桶中,水分蒸发让裹挟大量泥土的脏水重新在水桶边缘重新积了一圈浮土。手指和虎口由于并不擅长使用农具而留下两道新鲜的伤口。提到土或者园艺就特别敏感,种种证据表明他在后院干了什么见不到人的事。果然他走到后院门口就两腿颤抖的走不动路了,是个只要发现尸体就真相大白的简单迷题。”侦探边说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仿佛可以看见侦探指尖还残留着水桶边沿的灰尘,可以看见凶手虎口残留的血痕。

         “太厉害了!如果我是位女士,我简直想扑上去亲你一口了。”猎人瞠目结舌的听着侦探的演绎,隔了会儿才回过神来鼓掌道。

         “哈,我想舍妹可以代劳你的赞赏之情。”侦探虎口托腮故作深沉状。

         “你想都别想沾她一根手指头。”妹控的猎人立刻亮起了红灯。

         “这么说你愿意亲自出马?我也不介意。”侦探好整以暇,抄手而立。

         猎人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愣了半响,随后脸腾的一下红了,后退一步一字一顿道:“但是我介意。”

         “唉,刚刚还有人说想扑上来亲我一口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反悔了。”侦探装模作样的哀叹道。

         “前提是如果我是女士的话。”猎人提醒道。

         “是的你妹妹是……”侦探眨巴着眼睛,“诚恳”的提醒道。

         这TM就是个死循环!猎人颇为踌躇了下,低着头舌头在口中从左边滑到右边又滑回左边,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正欲上前,只听侦探的自嘲“喔我们都傻站在院子当中做什么呢。”

         侦探觉得自己今天很不正常简直傻透了,怎么会想到要猎人来亲他呢,两个人脸贴脸,鼻碰鼻,嘴……多尴尬……不过猎人的嘴唇看起来挺软的,不不能继续这个念头。他转身对自己身后的小楼产生了浓厚兴趣,“我很久没来过教堂了,带我去你屋里坐坐?”侦探搭着猎人的肩头,抬腿往前。两人沿着走廊边走边聊——

         “房间有点乱,哦当然跟你比是小巫见大巫了。”

         “Gretel不在?”

         “不在。”

         “就把你一个人丢下看家?”侦探幸灾乐祸。

         “也许因为我灵机一动知道你要来所以留着给你开门?”猎人眉梢一挑,嘴角一笑。

         “我这么荣幸么?让你爬屋顶上看我来了没有?”侦探夸张的瞠目结舌。

         “只是乘着天气好,把一些积压的草药拿出来晒晒而已。”猎人四两拨千斤。

         “那你可得当心点,伦敦的天气可说不准,这雨可说下就下,说停就停。”这是本地人的多年经验。

         “乌鸦嘴!”猎人回以白眼。

         两人拐弯拾级而上,推开一扇红橡木的拱门,光滑圆润的把手彰显了他久远的年代。

       带起的微风拂过资料墙,页脚微弯的弧度如层层涟漪荡开,转瞬又安静的螫伏下来。墙上以伦敦地图为中心,地图上画了九个叉,一旁注明了具体位置、姓名、年龄,正是他们正一同侦办的妓女虐尸案。周边辐射状贴着各种关于案件情况的剪报,摘抄的案发前后几日内的天体年鉴记录。“哈,你也认为是9起案件,不错,我也这么认为,剩下的只是抢劫犯们为了掩盖他们罪行的蹩脚模仿而已。”侦探匆匆浏览了一遍墙上的剪报。

         而桌上则比墙上更加乱得有过之而无不及,绘制粗劣纸边已经磨得发毛的奇怪图鉴,语焉不详残破不堪的羊皮卷,还有拉丁语祷告文。

         “Pater noster, qui es in caelis,sanctificetur nomen tuum.Adveniat regnum tuum.这东西真能管用?”侦探嗤之以鼻的扫过稿纸,就算他许久不曾做礼拜,这篇主祷文也堪称耳熟能详。(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等抓住凶手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东西管用不管用了。”猎人不置可否的耸了下肩,抽回他的稿纸。

       侦探耸了耸鼻子,掀起床单,露出床底堆放凌乱的两箱长枪短炮,柯尔特、恩菲尔德、加特林一应俱全,投石器、十字弓、斧头应有尽有。“这一箱的宝贝啊。”侦探忍不住赞叹道,将箱子向外一扯,金属的相互碰撞声不绝于耳,箱底满满的黄铜子弹看得人真真血脉喷张。

       “凶手又不是狼人,也跟月相盈亏有关吗?”侦探靠床沿坐在地上,看着墙上的天体年鉴表。

       “所有的妖怪都会受到月相潮汐的影响,地心引力的改变会令他们体内的磁场发生异变。”猎人依言坐下,与侦探相同的姿势。“所以溯望月的时候需要更加留心,下个溯望月我相信他会更加猖狂。”

       “他的狩猎技巧正日趋完美,完全沉迷于他自己的世界中不能自拔,如果没有强制干涉,他的杀戮不会自行终止。”侦探语气平凡的叙述,对上猎人瞪得溜圆的眼睛,莞尔,“瞧,你的心理解读手法我也学会了。”

       “对对!”猎人兴奋的拍着侦探的肩膀,“只要以己度人,野兽的行为同样有野兽自成一体的逻辑。虽然我说不明白其中的科学原理,但是这绝不是巫术或者魔法。”侦探龇牙咧嘴的闷哼着,心想这家伙手劲真大。

       “能不能,先暂停下,嘶——我们的讨论?”即便侦探试图以平常的语调说话,还是止不住的倒吸凉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猎人这才想起松开捏着侦探肩头的手,“一时兴奋下手太重了。”

       “不没关系不是这件事。”侦探指了指窗外暗下来的天空,“你屋顶上的药该收了。”

       “嗷——”猎人一回身从窗口跳出,在石板路面上就地一滚,一溜烟窜去塔楼。侦探跟着将身体探出窗口,双手在窗台上撑了两下,放弃,为了他的腿考虑。他灵机一动,翻出猎人床下的锚枪,对准塔中央的窗口,锚爪穿过窗口栏杆后皮绳绷紧锚爪张开,侦探向后扯了扯,将多余的绳索打了套环固定在脚上,从窗口荡了出去。

      “哇——哦哦哦!”侦探犹如巨大的钟摆,在空中滑过,眼见教堂大厅屋顶就在眼前,一个翻身,在屋顶上滚了好几圈,终于安全的躺在了屋顶斜坡上。刚爬起身,只见猎人从塔楼连接屋顶的窗洞爬出,摇摇晃晃的踩在屋脊线上。

       “哇哦!你怎么上来的?”猎人徒然定住,身体跟着摇晃了几下,“好吧谢谢帮忙。”说着弯下腰利落的将屋顶上摊开的篷布连同上面的干草一并卷起,侦探紧随其后,一人从上往下一人从下往上相互合作,将篷布扎成一捆捆。

       “颠茄,曼德拉草,苦艾草(几种致幻植物)……你确定你不是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吗?”精通毒理学的侦探晃了晃手中的枯枝败叶。

       “不懂了吧,动物也会中毒的,一样会产生幻觉。”猎人一把抢回他的“宝贝”。

       “还有风干压扁的壁虎和蟾蜍,呃可怜的壁虎。”总感觉闻起来有股发霉的味道,侦探皱着眉头,将手举得远远的。

       猎人冷哼道:“等到你中毒要靠它救命的时候就来不及可怜它了。”随即催促侦探回塔楼,“赶紧走了,屋顶上聊什么天啊。”

       天空中乌云密布,顷刻间豆大的雨珠倾泻而下,两人四手夹起八卷篷布钻入塔楼的窗洞。猎人顶着大风用力阖上窗户,回头只见贫嘴的侦探难得闭上了嘴摇摇晃晃的捧着盖过头顶的篷布缩在窗口上沿楼梯躲雨。

       猎人接过侦探手中的大包小包放在台阶上,侦探长舒一口气,坐在台阶上突发奇想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药可以把凶手吸引过来的吗,就像猫跟猫薄荷。”

       猎人拍拍他垒成山包似的包裹,扭头撇了眼侦探,意兴阑珊的回道:“我觉得你扮成女人把他吸引过来的可能性更大。”

       “你为什么不扮,对了还有Gretel,她不是更适合吗?”至少性别一致,侦探饶有兴趣的侧身探头。

       “Gretel的年龄与凶手的狩猎范围不一致,你的年龄,身形都更符合凶手的口味。”两个大男人并肩挤在狭窄的台阶上,即便窗外凄风苦雨 却聊兴不减。猎人一本正经的回答,随即绷不住嬉笑起来。

       “你也不差,说不定他会更喜欢拿斜方肌练牙口?”侦探捏捏猎人的肩头,随即摇头,“别傻了,苏格兰场也派了警探化妆侦查,还不是无功而返。”

TBC

===================================

最近工作各种不顺,发文求攒人品OTL。。。

评论(7)
热度(40)

© lin_jul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