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_julian

Sherlock&Hansel&magic 14-睡美人

        能够再度看到妹妹娇嫩的粉颊和鲜艳的红唇,感觉总是很好,她的眼睛距离猎人这么近,近得能从她的瞳孔中看到猎人自己的影子和她一闪而过的担忧焦虑,猎人顿时觉得全身肌肉的酸痛都好了一半,恶……打架的梦果然很累。

        “怎么了王子,Maleficent不好对付,没能把Aurora抢回来么?”女猎人直起身子,对这样的结果早已了然于胸。(Aurora,睡美人的名字;Maleficent,给睡美人下咒的巫婆)

        “不,这个Aurora太能打了。”猎人痛苦的回忆着被完虐的惨痛经历。

        “咦??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认定自己是大侦探的王子的??哈哈哈!”女猎人为下套成功而沾沾自喜。

        “我只是担当解救公主,呸,解救Holmes的英雄的角色。”猎人义正言辞道。

        “嗯,好像有点道理。”女猎人手托下颚点头道。

        “本来就是这个道理。”猎人跟着点头。

        “那你脸红什么呀。”女猎人故作天真的眨眨眼。

        “我!!我那是被你气的!”猎人一下子跳下床,追着妹妹道,“欺负我躺得久了,手脚麻了么!给我站住!”伴着妹妹奸计得逞的笑声,追逐打闹着。

        正在此时,房门突然打开,女猎人刹车不及摔在打开门的医生身上。

        医生条件反射扶住女猎人的肩头。

        女猎人面色潮红,大口喘着气,因为奔跑而散乱到额前的一缕头发被她的呼吸吹得一跳一跳的。两人四目相对,皆身体僵硬。

        “咳咳!”猎人适时的出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

        “喔抱歉!”医生抬手做投降状。

        “没事没事!”女猎人后退一大步,随即想起正事,略挣扎了下嗫嚅道:“抱歉医生……Holmes先生,还是没醒。”

        医生难掩失望之情,但他也不想让猎人们太过自责,于是他深呼吸了一下,语气轻松的安慰起女猎人:“没事,用医生的行话来说这只是一次预诊而已。二位对Sherlock“由内而外”的诊疗有得出什么结论吗?”此刻治病救人才是重中之重,其他问题都可以以后再说。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哎呀!”猎人又这样卖关子,后脑勺被妹妹重重一推。

        “好消息是我已经有了下一步计划,坏消息是我不知道这个计划能不能让他醒过来。”在女猎人还在“回味”这两个消息而放慢了手上的速度的时候,猎人成功躲开了后脑勺的下一次“袭击”。

        “我要找我们的老朋友香料店老板百晓苏买点香料。”猎人眨眨眼。

        唐人街的纸灯笼依旧,熙熙攘攘的人群,无人注意一个在狭窄过道口晒太阳的干瘦老头。

        接过刚刚出生的红皮白老鼠,老王脚搁在桌子上不动,屁股挪开椅背让出过道口。

        猎人走上楼梯又忍不住回头说:“老王你这样会被你的邻居们识破的。”

        老王得意的把搁在桌子上的一条腿架到另一条上说道:“他们可羡慕我了,说那叫气功。”

        百晓苏圆润的身躯依旧深深嵌入沙发椅中,往嘴里一次扔了两颗土耳其软糖,边嚼边装模作样的说:“哎呀上次的小朋友没来吗?听说他中招了?”

        “你有办法救他?”梦妖这样的低等妖物灶神肯定见过。

        “老规矩,一颗糖。”百晓苏麻利的开价。

        “Charbonnel et Walker新出的英式玫瑰和紫罗兰花香味巧克力,我保证你会喜欢的。”猎人将一个小巧的纸盒放在灶神面前。

        “自从Walker夫人过世,他们家的巧克力就没好吃过!”灶神两手放在胸前,撇着嘴,不肯接受这个买卖。

        “所以你错过了这么好吃的巧克力啊!”猎人理直气壮道。

        “不好吃我可不回答啊。”灶神犹豫了一下就打开纸盒,捻起小小的手工巧克力放入嘴中,巧克力惯有的香甜丝滑在唇齿间缓缓融化,甘甜馥郁的花香萦绕舌尖。他在这满是烟尘的城市中已经呆了太久,已经快要忘记那草长莺飞的淳朴年代了,他的心情也随着那花香飘荡起来,要是再有杯玫瑰花茶就更完美了。想着百晓苏打了个响指,一个骨瓷杯出现在他手中。他轻轻啜饮一口,缓缓长舒一口气,说道,“好吧我回答你的问题,我没办法救你的朋友。”

        “什么!那你还吃我的!”猎人非常不满。

        “你问我能不能治,我回答你了,银货两讫……”灶神摊摊手,准备赶人。

        说时迟那时快,猎人又掏出一个纸包叫道“慢着!”

        灶神伸长鼻子嗅了嗅,莞尔一笑,“说来听听。”

        “我要买返魂香。”猎人开门见山。

        “什么!不行不行!”灶神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我根据你上次描述的桔红糕自己做的哦!”猎人将纸袋晃了晃,自信的微笑,“你要不先尝尝再决定?”

        “没问题!”灶神接过纸袋打开,橘红色的软糖滚在糖霜中,一个个浑圆可爱,金桔的香味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英国没有卖金桔的!你在哪弄到的!”百晓苏瞪大了双眼,吃惊的问。

        “虽然英国不卖金桔,不过幸亏英国还有卖桔子。把桔子啊,柠檬啊,糖啊,统统捣成泥,调出来的,不过比例配方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快尝尝看是不是这个味道。”

        灶神用肉肉的手指捏了捏弹性极佳的软糕,一层细白的糖粉粘在了手上,在猎人的催促声中,放入嘴中。

        甜蜜芬芳丝丝缕缕缓缓蔓延,水果的微酸中和了口中的甜腻,软而不烂,糯而不粘。跟从前的一样吗,不一样吗。记忆太过久远,已经分不清楚,依稀有吴侬软语、轻歌笑语在耳畔回响,听不真切,却不自觉湿润了眼角。

        “看起来就是这个味儿吧。”猎人很得意,威胁道,“这可是我独家研制,全伦敦没有第二家哦~没有我你以后都吃不到了哦~”

        灶神口里含混着点点头,又把一颗糖扔进嘴里,咂吧着嘴道:“尝起来倒还不错啦……”闭上眼回味良久之后突然睁开眼探出半个身子道:“但是返魂香诶!当年汉武帝用来给爱妾李夫人去腐生肌,起死回生的诶!你要这个干嘛?你朋友的魂魄就在他自己身上,返魂香没用!”

        “但是我的魂魄离体,我到时候要用啊。”猎人说得轻松,好像说的不是他自己似的。

        “为了桔红糕就把我的镇店之宝买走了,我好心痛哦。”灶神撅着嘴,戳着手指头,又舍不得的看了眼纸袋。

        “不会要很多的,刮一点就行了,我又不会真等到自己变一堆骨头了再回去。”讨价还价也是猎人这些年修炼的一大技能。

        灶神又吞了两颗糖,嚼了嚼说道:“那好吧,老王上来!”

        老王摇摇晃晃的爬上阁楼,向灶神一叩首,“灶君大人有何吩咐?”

        “把我拉起来。”灶神简单吩咐道。

        “遵命。”老王一个旋身,变作一条十来米长绿莹莹的巨蟒,一头挂在房梁上一头拽着灶神的身体,拼命往上拔,可是灶神的身子陷在椅子里纹丝未动。

        “臭小子赶紧帮忙啊,你要的返魂香在我屁股底下!”灶神对猎人喝道。

        猎人闻言抱住从房梁上垂下的蛇尾巴,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下拽,边拽边问道,“你不是所有东西都是靠变出来的嘛,这个怎么就不行了?”

        “对啊,呼呼——这样——呼——才——呼——不怕偷啊。”灶神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话都说不清了。

        “太……长见识了。”猎人咬牙切齿的说。巨蟒的鳞片非常粗糙厚实,边缘却异常锋利,一用力鳞片便一张一合,嵌入猎人的皮手套里。

        “嗵——”的一声闷响,灶神终于从椅子里给拔了出来。猎人的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巨蟒跟着下坠,就在灶神将要重新落回椅中时,险险的停住了下落的趋势,缓缓穿巡过灶神的腋下,盘了两圈在他身上,灶神的两条小细腿摇摇晃晃地点着地。

        “呼——好险!”猎人一擦额头上的汗,手上的血都抹到了额头上,才注意到手掌已经皮开肉绽了,他倒也不在意,只是刚捧起座椅上的盒子就被那味儿吓着了。这盒子经年累月被几乎法力全失的灶神屁股捂着,这到底是什么味道?有点像尚未鞣制的皮革,不不不是咸鱼摊的味儿,也许是粪坑?下水道?猎人不想继续想下去,那只会让自己更恶心,他伸出两根手指堵住自己的鼻孔,皱紧眉头用另一只手将盒子尽量举远。

        万能的老王再度救民于水火,他尖细的尾巴尖端轻轻一顶盒盖,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浓郁的异香,将臭味完全盖住了。

        靠在蟒蛇身上的灶神手持金耳勺,在那黄澄澄的油膏表面轻轻刮了一下,将小勺抹在蜡纸上对折再对折,外面再裹上一层粗布后,他默默祝诵,两手虚握于胸前,巴掌大小的布包悬停在空中,发出微弱的光晕,棉线随着他的手势在空中旋转飞舞随后打结,最后落在猎人手里,光晕随即消失。他长叹一声道:“两百年来做的最大一单生意,银货两讫……”

        “这东西你捂了两百年!!”猎人大叫,怪不得这么臭!他在心里念叨。

        “Hansel!我费了这么大劲儿才弄到的返魂香,你下回不带着糖瓜儿跟桔红糕来,你什么都别想买!”灶神一挥手,把猎人扔出窗外,连惯常的客套话都省了。

        “我下次也要10只白老鼠,不带杂毛的,今天也累死我了!”老王从阁楼窗口探出头来叮嘱猎人,说完就关上了窗户。难为他还记得把自己的脑袋变成人形的,只有眼尖如猎人这样的才会看到他脖子下只有绿莹莹的鳞片。

TBC

桔红糕是江南小点,掺了金桔的糯米粉小丸子,优点就是不粘牙,大爱,多年没吃了( ๑ŏ ﹏ ŏ๑ )

糖瓜是祭灶神的传统贡品,就是麦芽糖,中空球状,脆甜酥粘,以便堵住灶王爷的嘴XD,对于不出产白糖的欧洲当年来讲绝对是帝王级享受了,去年舌尖大电影里也有

评论(1)
热度(23)

© lin_jul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