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_julian

Sherlock&Hansel&magic 13-睡美人

        天刚蒙蒙亮,Gretel就被砸门声跟哥哥的嚷嚷声吵醒。
        “你催命啊!”Gretel怨怼。
        Hansel兴奋的执起妹妹搭在门把手上的手匆忙吻了下以示歉意,便旋身挤入门内,“我特地等天亮了才叫你的。”说罢钻入妹妹的床底拉出一口硕大的皮箱,胡乱将一堆咒符书往脑后抛去。
        “你待会儿负责把它们再重新码回去。”Gretel双手环胸,严正而威慑的口吻。
        “Gretel我是糖尿病人,不能干重活儿的。”Hansel扭过头期期艾艾的眨巴着眼睛。
        “我还低血糖呢,赶紧找你的!”Gretel恨恨的一瞪眼,撇开头。
        “好的好的……哈!看这个——”Hansel抽出一册古书中的亚麻布往地上一摊,手指指着麻布上的图文逐字逐句念道,“梦妖,非常擅长隐身,将人催眠后把孩子生在人类的身上,趁人睡梦中孩子便以人的精血为食,当精元被吸干时即可成熟脱离人体。”
        亚麻布随即被拿到医生面前,医生上上下下端详许久,抬起头苦恼的说:“可是无论是对着他泼水还是剧烈摇晃他,他都没有醒过来。——连传说中的‘真爱之吻’都……”声音徒然减弱,不过还是被猎人听见了,招致他的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医生你真是太拼了。”猎人边说边笑倒在地上,被妹妹狠踹了一脚,又重新做回椅子上清清嗓子道,“传说中的‘真爱之吻’呢是有的,但是第一它对付梦妖没用;第二并不是每个爱他的人的吻都能叫‘真爱之吻’。”
        “那你有解决梦妖的办法了?”医生惊喜的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
        “那当然了,没问题的。”猎人拍拍胸脯,自信的微笑。
        “我怎么不记得我们解决过梦妖?你哪来的自信你就一定能解决?”女猎人瞬间戳穿了哥哥的牛皮。
        也对,如果他们有解决梦妖的经验,那第一次来的时候肯定早就试过了。医生看着兄妹俩在心里想。
        “Gretel,在客户面前要有绝对的自信。”猎人义正言辞的教育妹妹,Gretel高高的挑起眉毛,似笑非笑。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碰见没见过的妖怪了,照打就行。”猎人扬了扬拳头加强语气。
        “梦妖看不见摸不着,我们打不着的。”女猎人又泼冷水。
        “领会精神嘛。”猎人搔了搔鼻子,转身开始着手准备,“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按照书上的说法,梦妖让人沉迷于它为人创造的梦境中不愿醒来,想办法让他在梦中感到痛苦他就会醒了,猎人打算灵魂出窍进入侦探的梦中把他打一顿拖回来,他与医生合力将侦探搬到床上,点燃一支凝神的檀香。女猎人搬出留声机,播放圣母颂的唱片。猎人则扭扭脖子扭扭腰,做起柔软保健操,看到医生的目瞪口呆,便好心解释道:“天知道我要在床上躺多久,趁现在多活动活动。”却被妹妹转瞬揭穿:“他只是紧张而已。”
        “Gretel请保持我们的专业好么。”猎人收回动作,叹气道。
        “你只是先去探探路而已,不行就出来呗,有什么好紧张的。”女猎人一语中的。
        “好像是这么回事。”猎人长舒一口气,抖了抖肩膀,结束了他的柔软体操,“你们都看着我干嘛,该干嘛干嘛去啊。”
        “我得守着你,防止其他恶灵来侵占你的身体。”女猎人理所当然道。
        “不是说你。”猎人烦躁的朝医生一扬下巴,“医生,这不是马戏表演,谢绝观看!”
        “我亲爱的兄弟,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你这样静不下心来可没法入梦。”女猎人一边憋笑一边劝慰道。
        “我有说过‘奇怪’这个词么,你明明就是觉得这很奇怪。”
        “好吧好吧是我的错,反正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哪件不奇怪了。”女猎人耸耸肩。
        医生只是看着女猎人,又看看他分外不自在的兄弟,觉得莫名奇妙,选择谨慎的保持沉默。
        猎人叹了口气,趴到躺着侦探的床上,跨坐在侦探身上,两手固定在侦探的额头两侧,额头与侦探的额头紧紧贴上。
        “噗嗤——呲呲呲——”医生被这场景逗乐了,不能自已又赶紧将笑声憋回肚子,鼻腔发出了奇怪的共鸣声。
        “我知道!我就知道!”猎人满脸通红的跳下床,大叫道,“Waston你严重影响了我集中精力工作!”
        医生楞了一下,随即低下头黯然道:“Holmes也总是说‘我的呼吸影响了他的思考’。”说着扭头走出了房间。
        女猎人插着腰气鼓鼓的瞪了眼哥哥,猎人略带歉意的欠了欠身,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示意工作要紧,女猎人无奈的挥挥手,重新开始播放唱片。
        猎人也重新躺回床上,额头贴着额头,鼻尖点着鼻尖,侦探的呼吸翕动着唇边的胡须,挠得猎人痒痒的,这回猎人自己先笑了,滑过侦探的脸颊,笑倒在侦探的肩头,被妹妹踹了下床脚,吓得猎人赶紧收回心思,眼观鼻鼻观心,专心工作。猎人紧盯着侦探闭合的双眼,缓缓放慢自己的呼吸,与侦探的保持同步,他跟侦探贴得那么近,近到看着他纤长浓密的睫毛,看着他瘦削的颧骨,他挺直冰冷的鼻尖,他鬓角的几丝白发,还有他嘴里几不可闻的淡淡烟草味道……突然猎人感觉身体一轻,周围的东西像褪色的像片迅速黯淡最终陷入一片黑暗,他感觉他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不断下沉。
        梦中的伦敦依旧下着雨,漆黑阴冷,耳边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像人们交头接耳的絮语,一会儿像猿猴的尖啸一会儿又像蛤蟆的鼓噪,弥漫的灰色烟雾时不时蒙蔽住人的双眼,从不知名角落里跑出的小毛孩子匆匆跑过猎人身旁,撞了一下他的腰,如果是在现实中他的钱包可能已经不保——把这个城市的不讨人喜欢体现得淋漓尽致。让Holmes不愿意离开的美梦居然是这样的?!猎人摇了摇头,向贝克街221B走去。没有Waston医生,没有Huston太太,风灌入玻璃窗上的破洞发出呜咽声,再配上周围的凄风苦雨,把一座好端端的联排公寓变成了阴森的鬼屋。
        突然远处传来连番枪声的炸响,市民们惊惶地四处逃散,猎人则像得了信号如离弦之箭般冲向枪响的方向,也就是人流相反的方向,很容易就找到了交战的地点。只见一个手持双枪满脸杀气的家伙正与一个单手持剑,蒙着黑色眼罩带着黑色礼帽披着黑色披风的奇怪剑客对峙,但枪手的每一发子弹不是被剑客潇洒飘逸的动作轻松避开,就是被迅速移动到恰当位置的剑身抵挡。那揶揄的口吻,那讥诮的嘴角,即使只露出半张脸,猎人一下子便认出是这正在寻找的人!
        纵使枪手换子弹的动作足够快,子弹也有用完的时候。在剑梢抵上咽喉的千钧一发之际,枪手将手枪朝侦探狠狠砸去以避开速速逼近的剑尖,抄起身后的猎枪再度开始展开攻击。如果是在现实中,猎枪子弹的巨大冲击力就算没把剑身直接折断,侦探的虎口也足以震伤。但显然这是在梦里,而且是在某个热爱戏剧化的侦探梦里,因此他依旧毫发无伤。
        “哦Moran,这可不是个好选择。”侦探嘲笑道,猎枪扣动扳机所需的时间比手枪更长,他就有更充足的时间……突然枪手Sebastian Moran快速后撤,撤出剑的攻击范围,又开了一枪,虽然还是被厚重的剑身抵挡,发出清脆的响声。
        “但是至少这样你永远都砍不到我,而我总有机会能打中你!”Moran阴恻恻的笑道。
        “也有道理。”剑客手掌拂过下巴,点了点头。
        “呵呵呵!”伴随着那狂妄的笑声,新的攻防战重新展开。
        侦探因势而动,上下腾挪,挥舞手中重剑巧妙闪避,突然他动作一滞,问道:“Moran,有句话叫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听说过么?”还刻意朝Moran挤了挤眼。
        “什么?”Moran多年戎马生涯,向来讨厌这些文绉绉的东西,他困惑的看了眼侦探,随即脑后被飞来一个麻袋砸个正着,紧接着悬挂麻袋的滑轮也不堪重负,沿抛物线滑出,准确命中他的天灵盖,连遭两计重创,倒霉的炮灰Moran终于倒地不起了。
        躲子弹时顺手砍断绳索的侦探在空中捥了个剑花,对着躺在地上的Moran喃喃自语道:“看来是没听说过。”随手一推将他那柄沉重而颀长的维京剑插入剑鞘,“探长,这里就交给你了。”侦探伸伸懒腰,向刚刚不知道躲在哪儿的Lestrade探长招招手。
        “Yes sir!”只见Lestrade探长朝剑客毕恭毕敬的敬了个军礼,“Thank you sir!”比现实中更可笑。
        只有猎人看得清清楚楚,那根绳索和麻袋是凭空出现的!梦里就是好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依旧带着眼罩的侦探一转身瞧见看热闹的猎人。“你是……?”侦探上下打量了着猎人,眼神在他的手臂上定了定。“你是教授派来的人?”
        “什么?”一直在当观众的猎人感觉自己突然被拉到了舞台中央聚光灯下,“我,我,我就是路过看看热闹不行吗?”
        “呵,路过的早都吓跑了。我还以为你是教授找来对付我的,要玩车轮战呢。”应该是一把拳击的好手,侦探在心里评估。
        莫里亚蒂教授?猎人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犯罪界拿破仑的威名,猎人也是早有耳闻,他跟侦探的数度交锋亦常见诸《滨海杂志》,看得真真叫惊心动魄。

        他又转念一想,如果他是教授的手下,那他就有机会跟侦探打一架了,反正他本来就是来打架的。于是他点点头,“对,我是下一个。”

        ……侦探满脸狐疑的看着猎人皱紧眉头握紧双拳,着急的半蹲下身子的样子问:“你在拉屎么?”

        猎人满不在乎的直起身,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小声嘟囔着:“不只是我的计划失败了而已。”显然他没法在侦探面前变出十字弓或者冲锋枪来,那唯有肉搏了。他振奋精神大力一击掌,大吼一声“开始吧!”侦探脱下披风好整以暇。

        但是比之猎人街头斗殴式的重拳出击,侦探的西洋拳击术显然受过更专业的训练,一组组经过事先计划的组合拳常常让他感到面部和腹部多个部位同时受到攻击,防不胜防。他唯一的一次击中侦探眼眶只是让侦探更加兴奋而已。

        打不过就逃吧,猎人一个转身往街角跑去,打算在侦探追过来的时候对他的鼻梁饱以老拳。但显然侦探也很有街头经验,在过转角的时候直接把他就地铲倒。他的后脑勺重重磕在墙角上,昏死过去。


TBC

评论
热度(23)

© lin_julian | Powered by LOFTER